麻豆是不是有网站

鞋尖刚好压着照片的边缘。

乔心安低头看见这张照片内容正好是她被保镖按着签字,脸色瞬间刷白。

慕峥衍发现乔心安无法释怀的表情,胸口沉闷,却又有一点窃喜。

只要她不是完无动于衷,那就证明对自己还有感情。

“我不知道你给我的离婚协议书是被迫签字的,我当时出车祸进了医院,等我一醒来,就发现你和慕亦寒私奔了,留给我的只有这一纸离婚协议。”

“车祸?”乔心安不信,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愤怒:“我是哪里又惹到你了吗,你要这样费尽心思编借口再接近我?”

“你觉得我说的是借口?”

慕峥衍完没有料到乔心安误解自己这么深。

“当初你认为我出轨丢了你慕家的脸,你和我离婚是合情合理的,没必要掩饰。”慕峥衍眸子眯着,决绝道:“以我今时今日的地位,我需要委屈自己和你演戏吗?我虽然恼你和慕亦寒,但离婚确实不是我所愿,是我爸想让我娶其他人,故意使的反间计

。”

乔心安的脑子瞬间轰然炸开,有些无法思考,如果离婚不是他的决定,那后来追杀自己的杀手呢?是谁安排的?

“……”

清纯花季少女唯美高清写真

“是不是要我把车祸入院的证明拿给你,你才会相信?”

“你爸说的也很对,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而且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,现在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。”

慕峥衍没有错过乔心安慌乱的眼神:“我既然来了,就没打算一个人回去。”

乔心安抬头望他:“那你不介意我和慕亦寒上过床了吗?”

慕峥衍眼底浮现一丝愠怒和隐忍,任凭哪个男人,都无法忍受妻子给自己戴绿帽。

他一直在模糊这个话题,不想揭彼此的伤疤。

她为了撵自己走,一定要这么血淋淋的撕开么?

慕峥衍不发一言,转身从屋内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。

礼盒很大,他需要双手托着,一步步走到乔心安面前。

“我更在乎以后,这算是我的一点歉意。”

乔心安从他的闪躲已经得到了答案,无论她和慕亦寒当初是不是被人陷害,在慕峥衍这里,自己背叛他已经成为事实。

哪怕追杀她与他无关,这也将永远是他心头一根刺,深深的隔在两人中间。

与其这样,还不如她的世界里只有小尾巴。

看也不看礼盒,乔心安径直道:“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,你不离开祁家,那我离开总行了吧?”

慕峥衍瞬间发狂,从后拽住她的手腕:“乔心安,九年前你闯进我的生命,就由不得你说退出!”

乔心安不甘示弱的甩开他的手。

“既然你介意我和慕亦寒的背叛,还追着我不放,你不是给自己找难堪吗?”

慕峥衍眼神偏冷,与乔心安倔强的小脸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“犯贱我都忍了,何况是难堪?乔心安,无论过去是什么样,这辈子你别想再逃,我们不死不休!”

慕峥衍薄唇轻启,咬牙切齿的嗓音就像从喉咙里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。

他把盒子强行塞进乔心安的手里,扭头阔步离开了。

乔心安怔怔的站在原地。

打开手里的礼盒,发现正是当初在商场和唐春燕争夺的那套礼服。

礼服看上去完美崭新,没有一丝褶皱,镶嵌着的碎钻在日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。

她没有半分收到天价礼物的兴奋感,只有无尽的郁闷和烦躁。

脑子里更是一团乱麻。

该相信他吗?

四年前真的不是他把自己赶尽杀绝么?

还是说,他看她没死,想先用缓兵之计缓住她,然后再设局害她一次?

……

慕峥衍心烦意燥,离开了祁家。

眼神晦涩复杂,但惆怅之余夹杂着信誓旦旦的笃定。

他一定能不会让乔心安从他身边逃走。

此时,他兜里的手机响了。

“慕总,不好了!你出大事了!”林刻的声音颤颤悠悠,还有些。

慕峥衍拽了下领带:“什么事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?”

“你被一个小网红挂在Facebook上了,还贴了你的照片,说你是人贩子,让大家看到你千万要小心!”林刻深呼吸一口气,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慕峥衍。

慕峥衍起初怀疑自己听错了,接着打开网红的Facebook首页,她今天刚好发了一个动态,写了篇小作文。

小作文里声泪俱下的控诉自己遭遇了人贩子,提醒大家要小心谨慎。

最后,还贴了一张他的照片。

那帅气的俊脸不是慕峥衍是谁?

看着这封污蔑自己是人贩子的小作文,慕峥衍俊脸冷的宛若冰锥。

该死!这不是慕亦寒的女儿么?

她居然是小网红?果然继承了慕亦寒从小混娱乐圈的潜质!

乍一看,粉丝量破千万,所以她的小作文一发出来,去转发和评论都高得离奇,迅速出圈,还有无数人纷纷恶搞慕峥衍的照片!

把他的脸P成了人贩子三个字,或者搞成了调色盘之类。

即便隔着听筒,林刻都觉得空气降到了零度以下,颤悠悠地开口:“慕总,我们找了黑客想删掉这个动态,结果被拦截了,不过您放心,我会安排技术继续攻克的。”

“看来我对慕亦寒太仁慈了!”慕峥衍意味不明的冷笑一声。

刚挂了电话,慕峥衍气势汹汹转身往回走,然而此时,已经有人认出了他就是小尾巴主页上贴着的人贩子。

几个小尾巴的脑残粉一拥而上,将慕峥衍团团围住,势必要把他送去警局。

慕峥衍忍无可忍,将几个人掀翻在地。

“我最后说一次,我不是人贩子,那个网红才几岁,能写出那么一大段逻辑并存声泪俱下的指控?摆明背后有人指使!”

慕峥衍恼羞成怒,半点风度都没了。

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慕亦寒在报复他。

“就算有人指使,人家会无缘无故说你是人贩子?肯定是你先欺负了小尾巴或者小尾巴的家人!”

被打的躺在地上起不来的那名男人龇牙咧嘴的吆喝。

“那就交给警察处理吧。”

慕峥衍直接淡定的报了警。很快,警方赶到现场,将慕峥衍和相关涉事人员都带去了警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