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视频官网

之前那场决战让刘千决,文家等势力看到了永恒族的可怕,他们不再坚持死守,那种死也要死在家里的精神不过是没看到绝境,一旦绝望,他们想法就会改变,如今,他们都跟着陆隐来到太阳系。

人类众志成城对抗永恒族,陆隐也没有排斥始终不加入东疆联盟的文家,但不排斥是一回事,有些事,还是要他们做的。

文自在脸色难看,“陆盟主,我文家愿意跟着你出生入死,过往之事还请陆盟主不要记在心上”。

陆隐道,“这个任务已经安排给你了,就得你去,不用多说”。

文自在迟疑。

刚刚陆隐找到他,让他带一种叫无线蛊的东西去新宇宙,找到禅老,并告知如何使用,方便联系。

去了新宇宙,他还怎么回来?他可是知道的,来到这里,就算第五大陆被永恒族统治乃至摧毁,他们也有活路,陆隐有办法带他们离开,但现在却要把他支配走。

“陆盟主,我文家愿意贡献所有资源,今后也对你言听计从,还请给我们一条生路”,文自在恭敬道,对着陆隐深深行礼。

陆隐皱眉,找文自在,不是报复,现在也不是报复的时候。

这趟任务必须高手去,否则未必能找到禅老,而且不达星使,速度跟不上,何年何月才能找到?

他手下星使自然舍不得,相比之下,文自在比较合适,这老家伙一直跟他斗心眼,实力也够强,正好派他去。

“文前辈,我没有不给你们生路,这个任务必须星使完成,你觉得除了你,还有谁合适?”,陆隐反问。

晨曦美眉海风里呼吸的唯美模样

文自在不想去,去了,就未必回得来,外面永恒族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,或许新宇宙已经被永恒族占据。

“能否让老夫想想?”,文自在道。

陆隐目光一凛,“没有时间了”。

这时,韩院长到来,“陆盟主,老夫有事与文兄说,不知可否行个方便”。

陆隐挥手。

文自在与韩院长距离陆隐远远的,“还好你来了,陆隐让我去新宇宙给荣耀殿堂送信”。

韩院长惊讶,“让你去?”。

文自在叹息,“除了我,你以为他会用自己人?”。

韩院长忍不住看向陆隐,外界情况复杂,他们这里有四位半祖加上一头祖龟,尚且担心永恒族打来,一旦离开,生死难料,“去了新宇宙就很难回来了,你打算怎么做?”。

文自在看着韩院长,“你还记得那个石头吗?”。

韩院长目光一沉,“你想用那块石头保你?”。

“韩兄,当初你韩家落难,是我文家救了你们,甚至给你们开设遗煌书院,长久以来,我文家没有求过你们什么,之前为了换文第一,我说过,将刻有山水画的石头交出来,算是还了我文家对你韩家多年的恩情,但最终石头只是给陆隐看了看,没有交出去,又还给你了,此次,能不能交出去,换我一条命”,文自在肃穆道。

韩院长苦笑,“最终还是要给他吗?”。

“如果连那块石头都

换不了我,那就是天意”,文自在无奈道。

韩院长看向陆隐,抬脚,出现在陆隐身前,抬手,掌中,是那块刻有山水画的石头,“陆盟主,它,能不能让你换一个人去完成任务?”。

陆隐看着韩院长手中石头,“给我也没用”。

“可对永恒族很有用”,韩院长道。

陆隐对韩院长对视,“我想知道它的来历”。

韩院长摇头,“当初没有骗陆盟主,我们真不知道,只知道我韩家历代都以守护这块石头为己任,作用,来历,我们一概不知,如果陆盟主不信,我可以再发誓”。

如果是以前,或许陆隐对这块石头没什么想法,但自从融入皓月大师体内,知道那个地方,并且知道当初基尔洛夫密室内丢掉的星空图就是指引那个地方后,陆隐对这块石头的想法变了。

永恒族做什么都有目的,他们盗取基尔洛夫密室内的星空图,找到了那个让荣耀殿堂郑重的地方,最终甚至有可能给第五大陆带来希望,他们布置黑色晶体,内部的液体可以吞噬星源宇宙,给人类带来灾劫,他们做任何事都有很强的目的性,而且很有可能成功。

那么,这块石头呢?

为了它,永恒族专门派一个尸王盯着,还不敢随意出手,比面对当初基尔洛夫密室还郑重,那么,这块石头代表的意义就不同了。

陆隐看着这块石头很久,最终叹口气,“看来要找别人了”。

韩院长看着石头被陆隐拿走,痛苦的要窒息,这是他们韩家无数年来守护的东西,为了报答文家恩情,只能交出去。

上圣天师静静看着这一幕,他算理解陆隐为什么成功了,因为他目的太明确了,此次任务,他并非想报复,或者为了得到什么才找文自在,是真的要用这个人,这点,上圣天师很确定,此子有大局观。

但曾经因为想要得到某个东西,过早的将目的暴露给文自在这些人,这些人在关键时刻总能想起来用什么保命,说到底,陆隐这个人,被动得到了很多,他每一步行动,铺垫的路,都有很多,即便不用文自在,他也知道要用谁。

这或许就是权谋手段,上圣天师摇摇头,此子永远成不了绝顶解语者,心,太杂。

文自在与韩院长走了,从此以后,他们就跟剑宗,灵灵族等势力一样,只能追随陆隐,安心加入东疆联盟,除非哪一天有更强者取代陆隐。

陆隐收起石头,喊来了魁罗,“陪我找王祀”。

“找那个老贱人干什么?”,魁罗奇怪。

陆隐笑道,“你不想知道那头远古巨兽告诉了她什么?”。

魁罗摇头,“我说过,别着急,总有办法,我盯着呢,一步步来”。

“等不及了”,陆隐直接朝树之星空远征军所在的方位走去,撕裂虚空消失。

魁罗连忙跟上,“别乱来,小心人家真宰了你”。

虽然有信心,可以凭去树之星空的道路让王祀他们不敢出手,但陆隐还是为了以防万一,把自己套在蛋里,看的魁罗一阵膈应,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像这小子的保镖,走哪都跟着。

“老贱人,出来见一见吧”,陆隐大喊。

前方,浩荡威压降临,被魁罗挡住。

陆隐嗤笑,“半祖压力对我没什么用了,到现在半祖出现的还少吗?”。

“小畜生,你想做什么?”,王祀走出星空,阴冷盯着陆隐,目光毫不掩饰的杀机。

陆隐咧嘴一笑,“做个交易”。

“跟你”,王祀不屑。

陆隐背着双手,“怎么,不想要王素跟王易了?”。

王祀盯着陆隐,“你愿意把他们放出来?”。

陆隐呼出口气,“其实我也很苦恼,有个问题考虑很久了,不知道应不应该做”,说着,认真看着王祀,“王素挺漂亮的”。

王祀一愣,好像没听清,又好像没反应过来。

魁罗歪着头,惊讶看着陆隐,“你说什么?”。

陆隐笑了笑,“我觉得王素挺漂亮的,男人嘛,你懂得”。

王祀怒极,直接冲向陆隐,一掌当头压下,与此同时,虚空出现黑绳要将陆隐捆绑。

魁罗怪叫一声,急忙挡住王祀,精气神炸裂,将王祀震退。

陆隐没有反抗,任由秘术禁将自己捆绑,反正王祀也伤不了他。

不过秘术这种手段真是防不胜防,连蛋都保护不了,不愧是祖境才能开创的手段。

“老东西,滚开”,王祀怒吼,瞪着陆隐,跟疯了一样。

她的状态出乎陆隐预料,比想象中更激烈,好像被抓的不是王素,而是她一样。

魁罗也被吓一跳,王祀攻击越来越激烈,大有要施展内世界同归于尽的架势。

魁罗急忙大喊,“小子,别乱说,这老贱人疯了”。

这时,霓皇,白老鬼,夏德还有上圣天师全都出来。

陆隐眼看事情闹大了,立刻道,“只是夸一下,你急什么”。

王祀喘着粗气,死盯着陆隐,眼神充满了狰狞与痛恨,“我王家的人绝不能跟陆家有牵扯,一个都不能,放了王素”。

“怎么回事?”霓皇挡在双方中间,看向陆隐。

陆隐没想到王祀这么激动,无奈道,“做个交易,她疯了”。

“什么交易?”,霓皇沉声问道,王祀身为半祖,情绪不可能那么容易失控,这小子居然让她发疯,连他都好奇了。

更远处,一个个星使看来,这里是半祖领域,他们不敢接近,却也想接近。

陆隐看向王祀,她情绪依然激动,就像要吃人一样,她越是激动,这个交易貌似,越能成功。

“这个交易只跟王祀说”,陆隐道。

霓皇皱眉,看向王祀。

王祀深呼吸几口气,平复了下来,“好,你说,我听”。

霓皇与白老鬼还有夏德对视,缓缓退后。

只剩一个魁罗挡在陆隐跟王祀中间。

陆隐道,“我要用王素和王易换一个人,第二夜王”。

王祀惊讶,“第二夜王?他现在是寒仙宗的人”。

fpz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