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青草久久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医鸣惊人:残王独宠废材妃最新章节!

越想,皇后的心里就越觉得怄气。

这慕家,当真是没有一个省油的灯。

周围静的掉地上一根针都能听的清清楚楚,好一会儿墨玄珲才淡淡开口。

“既然皇嫂求情,本王自然不能驳了的面子。不过……”

慕秋德跟皇后两人的心刚刚放下一点,一听到这个“不过”,立刻又提了起来。

相比较于他们,东华帝似乎早就猜到了会有后续,只是静静的看着墨玄珲,并没有什么表情。

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这个弟弟。

打一个庶女,有什么意思。

就算皇后不开口,他也一样不会就这么罢手。

与其说他在这看打人,不如说,他更想知道,墨玄珲背后真正的目的会是什么。

果然,墨玄珲话锋一转,视线直接落到了跪在那里的慕秋德身上。

模样可爱甜美女生户外暴露吃货属性街拍

“都说养不教,父之过。慕家一个小小的庶女如此没有规矩,就算要罚,也自然得罚这当父亲的身上。”

一听这话,慕秋德的身子就是一颤。

原本跪在那里的身子,险些变成了摊在那里。

罚他?

虽然有些武艺,也还算个高手,可是,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。

况且,那邵天羽跟苏瑾也都是练家子,即使自己用内里硬扛,恐怕也扛不住多少。

保住命的同时,免不了要受内伤。

看了看那边的两个人,慕秋德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,似是明白了什么。

难怪,若真是要打慕朝霞,根本没必要一下子出来两个人。

从一开始,这墨玄珲的主意,就是打在他身上的。

“炎王恕罪,臣下一直在辅助皇上办事,对待家中女儿,确实疏于管教。请炎王恕罪……”

因为一直在帮皇帝办事,所以才没时间管教儿女?

这理由好。

不但找来了皇帝做靠山,还把事情归咎于慕朝霞一个人的身上。

也就是说,他不管孩子不怪他,要打,自然还得打慕朝霞。

听着这好似还算“冠冕堂皇”的理由,慕朝烟只觉得可笑。

就好像在现代,很多父母没时间陪孩子,熊孩子犯错后,也一心觉得那是孩子的错。

如果没有熊父母,哪来的熊孩子?

若慕秋德今天认下了这错,承担了这责任,她说不定还会敬他是条汉子。

虽然对自己不好,起码对待慕朝云跟慕朝霞,他还算个父亲。

可现在一看,果然是自己高看了他。

撇的如此干净,还真是冷清冷血。

“怎么,慕宰相怕了?”

墨玄珲冷笑一声,看着慕秋德的眼神充满了讽刺。

“当初慕宰相曾用武力想要强行留住本王的王妃,说要管教一番,本王还以为,慕宰相很有教育女儿的心呢。现在看来……啧啧啧。”

周围的人一听,也都把视线落到了慕秋德的身上。

想要管教炎王妃?

女儿都出嫁了才想着要管,会不会太晚了点?

不过,这些话也让所有人明白了,炎王的目的从来都不在慕朝霞的身上。

他这么做,根本就是在给炎王妃出气。

气慕秋德曾经对慕朝烟所做的一切。

在想想刚才,不知道有多少人庆幸自己,没有看着皇后的脸色跟着上去踩慕朝烟一脚。

要不然,现在说不定连她们一起都被治罪了也说不定。

“礼记·大学里曾说,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,先治其国;欲治其国者,先齐其家;欲齐其家者,先修其身……慕宰相连修身齐家都还没做好,却说什么帮助皇兄治国?当真是可笑。说是治国,别是误国吧?”

带着淡淡嘲讽的声音响起,慕秋德一张老脸臊的通红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“炎王,慕宰相是朝中重臣,对社稷有功,还是适可而止吧。”

东华帝总算是开口了。

毕竟,这个时候慕秋德还不能出事。

况且,若真当着这众人的面打了一品大员,那他皇帝的威严就真的荡然无存了。

所以,即使心里有气,即使不确定墨玄珲会不会突然抽风的不给他面子,这话,他都必须得说。

“皇兄这话说的有趣。若是人人都懂得适可而止,今天又哪来的这顿军棍?”

天作孽,犹可恕,自作孽,不可活。

如果慕秋德当初不是对慕朝烟咄咄逼人,又怎么会惹来今日的麻烦。

“皇兄,本王知道于心不忍,但是,本王这么做,也是为了国家社稷着想。有这样的人做首辅宰相,犯了错,必然要严惩才可以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。”

他这边说着,那边苏瑾跟邵天羽已经拿着板子走到了慕秋德的身边。

皇上说什么,他们根本不在意。

他们只知道,炎王说要打人,他们就只管打就对了。

慕朝云站在一边,几次想要开口求情,但一想到慕朝霞刚才也险些挨打,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皇上跟皇后开口都不管用,她一个太子侧妃,就更算不得什么了。

她现在只能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太子的身上,希望太子可以开口跟皇上求情。

若是皇上就这件事说什么也不肯的话,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。

可惜,无论她怎么楚楚可怜的看着太子,太子都跟没看着一样。

顺着太子的视线看去,只见他竟然在看慕朝烟……

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,也很难看。

看到这一幕,她也顾不得慕秋德是不是要挨揍了,只觉得满心的妒火都在燃烧。

她实在太了解太子了,了解到想骗骗自己都做不到。

这分明就是因为刚才慕朝烟那一舞后悔了,后悔没有把慕朝烟留在身边。

她恨不得冲过去扯着他的领子,让他看明白,现在谁才是他的女人。

可是不行。

皇后站在人前,所有人都在后方,就这么往前冲,加上现在尬尴的情况,除非是找死。

除了狠狠的瞪着太子之外,她没有任何办法。

明摆着,墨玄珲是打定了主意,非要拿自己开刀不可,说不害怕那是假的。

纵然他有一身武功,但是对上炎王,无论是身份,地位,背景,本事……

他都毫无胜算。